对于这个世界我总是不尽其中,尔与之后,又看似痛彻大悟,其痛如我,其彻如思,其大如念,其悟如你,其不尽如夜夜星空。

飞翔之死

我该以何等的刻薄

演一次刻骨铭心

当翅膀不能在飞翔

鼻子不能在呼吸

才明白

坠落

便是永久的死亡
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吾樟司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