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这个世界我总是不尽其中,尔与之后,又看似痛彻大悟,其痛如我,其彻如思,其大如念,其悟如你,其不尽如夜夜星空。

随笔

       北方的冬天,就像一次大的萧条, 树以一种死的姿态,支楞着,没有叶子,本来就是自然界的一大奇迹,想必南方的树四季如春,是无法感同身受的。
        北方除了麻雀,最常见的就是喜鹊了,麻雀不会在树上置窝,喜鹊才会,远远看去,喜鹊窝像长在树上的痣。我不知道喜鹊这种禽类南方有没有,只有黑白相间的羽毛像极了北方的冬天,从不独自出没,所以才会叫囍鹊吧。
        雪还未化尽,独有麦苗是绿的,这种小而多,像草的植物,填满了沟壑,伴着未尽的雪,矗立在北方的寒冷里,像个另类。
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热度(14)
  1. 茂园吾樟司蔚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滴水藏海吾樟司蔚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吾樟司蔚 | Powered by LOFTER